靠脑洞在这个无聊世界中存活,
寻找有趣的灵魂,
然后去爱它们。
 

文段即夜

我梦见少年为了唱母亲最喜爱的一首歌,冒着被捕的风险逃回学校。他还是一副不羁的样子,却令我觉得顿生新奇。顺着他逃跑的踪迹一路追去,看到的依然是逍遥自在的他,嘴中满是戏谑话语,可看向我的眼中分明流转着温柔。

我一连记得三个梦,梦里有即将毁灭的世界和她。第一个梦是末日下的久别重逢,第二个梦是和她一起逃亡,途中她抱怨起刚学吉他的辛苦,我却只顾得看着她笑。第三个梦中我拯救了世界,为的只是能够去见她。

To be ccontinuing

 

非常感谢各位的喜爱!!我怕你们失望所以来申明一下!我还活着的!这号还用的!我高考后这几个月来去享乐去了!我快享完了!

 

尽管生于老年,但有一种可以被预见的属于孩子的无忧无虑的幸福感支撑着接下来的走的每一步,每个人都是在为了自己将来成为孩子的生活努力,努力着成为最快乐的那个孩子,都怀着这样想法的大人大概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苦恼吧。而且,如果死去指的是成为越长越小的孩子渐渐消失的话,对于现实中需要感受身体的衰竭甚至病痛才能说是寿终正寝的老人来说要好太多。实在是很羡慕啊。

Rofix:

人们曾经设想过返老还童的社会,直到他们来到乐苹里才发现自己的猜想都错了。人虽然都是生于老年,越来越年轻,直到幼儿。但因为科技的发展,人们的寿命大大延长了,这使得儿童们越来越多,少龄化社会让整个世界发生了改变,不再有高于一米的门把手,没有锋利的物品,一切都染上了彩色,卡通片成为电视上大部分的节目。一个人的一生都在为自己成为小孩以后更加舒适,所以会提前把社区规划成游乐场的样子。在自己还是青年的时候会跑到月亮上把它们都涂上彩色,这样即使以后自己没力气了还能跟伙伴们在屋顶上看彩色月食。

妈妈生日快乐!

 

熄灯后寂静的宿舍,墙壁里又是一番景象。整栋楼都被发现处于水底之中,不断有铰链交错,齿轮运转和巨大的金属制品在水中移动的特有声音,似乎还有气泡在靠近我耳边的地方一连串冒起,听起来像是在进行着精确微小而又宏大的操作,这些操作运行着整栋楼,整个世界,甚至是世界里的我们。

 

德拉科溺死在了冥想盆里

德拉科在校长办公室的冥想盆里
看到了金妮的记忆
那在他眼中难得出现的暖色调
如今占据了她的整个生活
他挣扎着起身
是邓布利多陨落那晚的寒意
他觉得不论是在哪一边
哈利波特都想杀死他

于是德拉科溺死在了冥想盆里
没有水,只有两边令人窒息的空气
他就这么溺死了

2017-11-01 2 /
标签: 德哈
 

他拿起桌上的纸盘,掏出笔在上面画了一条经过圆心的直线,“这是一根钢丝,就像是我们的维度,”他继续画着,“我们是上面的杂技演员,只能遵守着我们的规则,前进或是后退。假设这钢丝上还有一只跳蚤,那么它不仅可以前进后退,还可以从钢丝的侧面或底面通过。”他眨了眨眼睛,“如果身为杂技演员的我们想要去到其他维度,”他沿着直线把纸盘对折,用笔戳穿,“就得这样。”
怪奇物语里的物理老师太可爱了。

2017-10-22 2 /
标签: 怪奇物语
 

君将哀而生之乎?


德哈。

哈利只能靠夜间的小憩来稍稍缓解疲惫,那种不得不把咒语当做条件反射的疲惫使他在睡梦中也无法放松。
他梦见在里德尔汉格顿墓地里塞德里克仅仅请求他把自己的尸体带回去,亦或是小天狼星刚还在同自己并肩作战却消失在帷幔后的身影,他觉得自己的童话故事已经结束了,现在的他要付诸一切地去守卫他属于的世界,保护爱他的或者恨他的人们,包括德拉科马尔福,在严重缺乏维他命B以及维他命C的情况下,哈利开始不停地想念他。*德拉科又出现了,他讥讽道:“你要怜悯我,使我活下去吗?”哈利冲上前抓住了他的肩膀,这次他被气得发抖,德拉科却抱住了他,颤抖着,带着哭腔再一次问道,“你要怜悯我,使我活下去吗?”哈利感受到自己脖颈下...

2017-10-08 /
标签: 德哈Drarry
 

梁清散说他肚子里进了八只癞蛤蟆的时候我是信了的,我想我的腹部一定也被塞进去了三只裹着泥碾得稀烂的恶心玩意儿,挤破的气囊还在整夜地起伏着咕噜声,大大小小的疣粒不安分地硌着肠胃内壁,被胃酸腐蚀的趾端时不时抽搐着,着像是要划开胃袋逃出来,我甚至觉得有截细小的断肢正拼命地抓挠着组织,我所能做的只有忍受到第二天清晨按下冲水开关的那一刻。

 

【出本招募】计划微调

诚需画手 校对和G文写手 大家可以为Alex出本出份力吗w

Alex:

预计收入:


短篇×5


【Hypochondriasis】


【他是龙】


【Just one LastDance】


【我的一个食死徒朋友】


【Open YourMouth】


 


中篇×3


【Lie in shadow】


【Beyond theWorld】


【Invincible】(番外)(目前未写)


 


漫画


【26字母】


 ...

2017-08-16 /
转载自:Typewriter
/
标签: 德哈DrarryDHHP
 

半人羊在荆棘崖

最近看了美恐2……

春葬:

主题:原创人物
文/女口里予 @女口里予


在餐后的短暂游荡时,我在禁闭室的拐角处看到了一双一瘸一拐走着的蹄子,我的确看清了,那是一双被细腻的白毛覆盖着的羊蹄,我猜测着是不是恶魔,因为我刚刚正打算跟它做个交易,我追随着急促的蹄声和素色的裙摆跑过去,发现那不是恶魔,她正坐在地上啃指甲,身后的奇异的光把整面墙都浸染成了暖色,我蹲下去试图把她的手从嘴前掰开,想让她告诉我怎样逃出去,她身上的一切都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我是说,一个纯白的灵魂,一只半人半羊的精灵,怎么会在一个疯人院里?也许是麻醉剂还没有失去作用,手指仍塞在她嘴里,我无力地往后坐下,她开始盯着我...

2017-07-27 /
转载自:春葬
1/4
1
 
2
 
3
 
4
 
© 女口里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