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脑洞在这个无聊世界中存活,
寻找有趣的灵魂,
然后去爱它们。
 

【出本招募】计划微调

诚需画手 校对和G文写手 大家可以为Alex出本出份力吗w

Alex:

预计收入:


短篇×5


【Hypochondriasis】


【他是龙】


【Just one LastDance】


【我的一个食死徒朋友】


【Open YourMouth】


 


中篇×3


【Lie in shadow】


【Beyond theWorld】


【Invincible】(番外)(目前未写)


 


漫画


【26字母】


 ...

2017-08-16 /
转载自:Alex
/
标签: 德哈DrarryDHHP
 

半人羊在荆棘崖

最近看了美恐2……

春葬:

主题:原创人物
文/女口里予 @女口里予


在餐后的短暂游荡时,我在禁闭室的拐角处看到了一双一瘸一拐走着的蹄子,我的确看清了,那是一双被细腻的白毛覆盖着的羊蹄,我猜测着是不是恶魔,因为我刚刚正打算跟它做个交易,我追随着急促的蹄声和素色的裙摆跑过去,发现那不是恶魔,她正坐在地上啃指甲,身后的奇异的光把整面墙都浸染成了暖色,我蹲下去试图把她的手从嘴前掰开,想让她告诉我怎样逃出去,她身上的一切都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我是说,一个纯白的灵魂,一只半人半羊的精灵,怎么会在一个疯人院里?也许是麻醉剂还没有失去作用,手指仍塞在她嘴里,我无力地往后坐下,她开始盯着我...

2017-07-27 /
转载自:春葬
 

No Title

春葬:

主题:MAD HEAD LOVE - 米津玄师 


文:女口里予 @女口里予


我勾着她的脖子温柔地诉说着恶劣的污言秽语,把每一个音节都吐露进她泛红的耳朵里。她似乎因为不善言语而羞怒,差点捏碎了我的下颚骨,无法挣脱她谋杀一般地从我嘴里抽走空气,我只好咬下一颗牙齿作为筹码,用被血浸染的唇叼着向她炫耀。她笑着扑向我,像是要把我压碎,或是撕开胸腔,从中拔两根肋骨,一根种下去,一根做纪念,我在数到身上的第一百零三道抓痕时尖叫着今天结束,捧着她说我爱你,她翻了个白眼,别他妈恶心了,说着作势要拿烟头烫我。我笑着把烟头倒着塞回了她的嘴里。

2017-06-19 3 /
转载自:春葬
 

我战战兢兢地在世上活了没多少年,不管是好意还是恶意都总是小心地接受或是拒绝。对于没来由的恶意我倒是早已见怪不怪,可突如其来的好意永远让我又惊又喜,那些本没有要对你好的义务的人选择了对你温柔相待,那你就感激涕零地接受,再心怀感恩地报答便是,毕竟,你已经住进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了,这大概就是我自出生以来并且一直收获着的最好的礼物了。
非常鹊英俊小天使 @鹊阳 的惊喜!我在第三遍确定今天不是什么特殊日子之后激动得要命,金色飞贼对于德哈德党来说意味深长啊,希望我们俩在以后的考试中都有150分的进步哈哈哈哈哈,关于回礼我还要再好好挑挑,综上所述,有幸遇见,荣幸至极。

 

Scent of Draco Malfoy

德哈。

哈利背靠着散发出霉味的墙壁,试图让自己从早已分不清是脑海里还是现实的黑暗中清醒过来。

他努力让覆盖着绿宝石的眼睑和抚摸着魔杖的手停止颤抖,而紧咬的牙根,死抓地面的脚趾和似乎浸湿了墙的后背却告知了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就一次。他恳求着,给我一个奇迹啊。他深知十一岁那年自己已经拥有了一个不再可多得的奇迹,自此以后也无时不感激着眼前的一切,尽管如今眼前的一切逼得他像是一个要溺毙的人,但他还是不甘心地睁开了眼。

还有什么比这更糟呢,他看到了一头烧成灰也认得的金发,直到那人几乎碰到他的杖尖,他才看清,年轻的马尔福没有穿着上衣,而下半身依然光鲜得体,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看不到那件衬衣,便下意...

 

谢谢这位小天使 我要怎么回报你呢?

黑渚:

@女口里予

2017-05-25 /
转载自:黑渚
 

首页有小天使能给我一些很妙的话吗 如果能是手写的就更好了 精神急需 没有的话我等下也不问了
ps:本文字长期有效

 

SCP-011:Lucky to meet you


我是被一只温热的手唤醒的,但对于一座冰冷的花岗岩雕像来说还是太过炙热,我终于从自己本来就睁着的眼睛看到了奇迹,这个奇迹正对我笑着,隔着手帕的指头正努力地刮掉那些白色的恶心粘稠物,“你本来应该像个士兵那样,”她自顾自地说着,“真正的士兵。”

我似乎能感受到心脏在胸腔里强有力地抨击着周围的花岗岩壁,甚至撞出了火花来,我担心它传出的阵阵回响吓坏你,却才想起,我没有胸腔,更没有心脏。

然后,她就真的像个奇迹那样,再也没有出现在我少得可怜的视线范围了。

“一个好姑娘总归要走出这个小地方,”那个驼得下巴快要抵住膝盖的老头拖着脚步坐到我面前的长椅上,“只可惜再没人来擦雕像了。”

我仍在奢望着你再一次

 

Longing for You

我和你一起在没有一丝暑气的白日下并肩漫步,世间万物都是马卡龙色,或是我坐在你车的后座,伸长了脖子,想要越过你的右肩,看一看你的笑,又或是我们背对日光伏在栏杆上,你轻轻地在我的左臂上咬了一口,我受宠若惊却又满心欢喜地凑过去抱住了你,你比这里的一切还要美好,然后,我又把自己浸在梦里,盘算着实现的概率,又降到了几百分之一。

 

“孤独如此美妙,只是我不能再与别人分享。”

“在离家后的第五年里,我才开始享受孤独,并且不知是否要对此表示遗憾。”

我正和一只学会了自己模仿各种鸟叫和人说话的语气,甚至会咔咔咔地笑的八哥在一起,lonely together.

她好客地往我的玻璃酒杯中又斟了一口孤独,于是满溢的液体便倾泻而下。

2017-04-10 /
标签: 随笔
1/3
1
 
2
 
3
 
© 女口里予|Powered by LOFTER